当前位置: 主页 >> 网游资讯

一brbr长白山区冬季日短夜长

来源:济南游戏网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20-03-28

(一)

长白山区冬季日短夜长,夜幕一降,人们便将炕烧的烙人,让屋子暖暖的,三五成群、呼朋引伴,凑在一起“打麻将”、“斗地主”。时至夜半,输赢见了分晓,输的固然心有不甘,赢的则把钱一捋,喊道:“走,吃烧烤、喝啤酒去,我请客!”输钱的、看热闹的便一同涌到街边地摊吃喝起来。所以,落雪后的长白山区哪一个村庄烧烤店都很火,每个村总有个五七六家。

永兴镇东兴村的村长郭树有这阵子一直不痛快:郭树有是三年前村委换届选上来的,上任前两年,政府尚未实行“税费改革”——统筹、提留、农业税依旧征缴——乡镇多年的传统,每年的“税费”都是村干部代收代征的。由于各种原因,每年都有部分户的“税费”收缴不上来,政府上缴“税费”摧得急,有期限,缴不上来的部分村里就借钱先垫付上来,日后慢慢清欠偿还。由于郭树有家境殷实,钱都是由他借村里垫付的,两年下来垫进去七万多块。今年实行“税费改革”,农业税及“三提五统”全部取消,对以前欠“税费”的户政府明确要求各村先“挂往来”——不许清理!相关“清理陈欠”的诉讼,法院都明确表示不予受理。

郭树有一下着急起来,他明白,明年三月就是村里换届大选之时,自己连任的把握一点没有,如果自己“在位”的时候这些钱都要不回来,一旦他人上任,要钱可就遥遥无期啦!不要说村里没钱,就是有钱,谁愿意还陈欠?!当务之急,就是大选前把钱要回来,将来无后顾之忧。落雪前,他找村书记李凤林核计,李凤林宽慰他不要担心:实在不行,村里天然林多的是,整点木材指标采伐点木材,卖钱还他。没料想,国家实行“天然林保护工程”,天然林实行禁采限采——东兴村全部天然林都在禁采之列!

郭树有盘算了一套“小九九”,今晚吃过饭后没去打麻将,天朦朦黑他便来到了李凤林家。李凤林正躺在热炕上看电视,老伴早去看小牌了。见郭树有进屋,“骨碌”一下爬起吩咐道:“窗台上有茶水,自己倒;抽屉里有好烟,自己拿。”郭树有笑嘻嘻倒了杯茶水端给李凤林,自己又倒了一杯。没有拿烟,从衣兜里摸出包玉溪递给李凤林道:“来,抽支这个,尝尝怎么样。”

李凤林燃着一支,品了品道:“不咋地,没劲。还是来老旱吧。”掐灭烟,自己卷了支旱烟。郭树有立觉没趣,讪讪道:“李书记,你别嫌我絮烦,我那俩钱你看什么时候能还我?”

李凤林一笑,自觉洞察了郭树有的心思,道:“咱村的财务情况你还不知道嘛,现在一分钱也没有哇!你放心,如果明年你选不上,我就是高利贷抬钱,也把你的先还上!”

郭树有一哂道:“我现在当这个村主任,自己的钱都拿不回去,我一旦下去了,那就更没人管我啦!我有个办法,你看行不行?”

“什么办法?”

郭树有加着小心道:“把小梨树沟‘顶’给我吧。”

李凤林一口回绝:“不行!”

郭树有道:“没钱用东西‘顶帐’,这有什么不行?”

李凤林白了郭树有一眼道:“你装糊涂呢?小梨树沟是咱村木材蓄积最好的沟,合抱粗的原木就有几百立方米,少说也得值五十万!欠你多少钱?别想占这便宜!”

郭树有起身趴窗向外望了望,回身笑道:“这么的:我给村里再返三万,给你五万,咱走个程序,把它顶给我——放心,没人敢说三道四!”一顿,又道:“过了年大选,不要说我,就是你党内选举,这么大年纪了,选上选不上也不一定!你当村书记有三十年了吧?一旦下来,跟老百姓一样,谁还认识你是谁呀!再说啦,这山你不卖,保不准将来别人上来就会卖了它!与其别人卖,不如咱们卖!”

李凤林叹了口气道:“你这话说说就算了。别人怎么干咱管不着,我不能干了三十年,临了不给村民留好念想吧?”

郭树有不悦道:“那你想办法还我钱!当初垫钱不都是你让垫的嘛!”

李凤林递给他一支烟,自己又卷了一棵,道:“别着急嘛,咱俩再核计核计。这几天,我让郑会计把外欠的帐拢了一下:今年修水渠、柴草坝、提灌站费用,还有那场山火用工,共花了八万多元,再加上你的,还有点陈欠,外债有二十万啦!这些钱都是带腿的——涨利息呀,这么下去,利息就压跨咱们啦!我琢磨了,卖不了木材,也确实该卖块山场平平帐——就卖小荒沟吧。但咱们必须竟拍,谁给的钱多卖给谁。”

郭树有抽烟细听,脸上阴晴不定,道:“我没意见。你打算什么时候操作?”

李凤林道:“还得先开个‘两委’班子会,统一一下村干部的思想,再提交村民理财小组、村民代表会议讨论。我的意思,一旦讨论通过,马上着手进行。”

郭树有道:“应该抓点紧——趁老百姓现在有闲有钱。”

从李凤林家出来,郭树有拐到街里买了一些烧烤,拎了几瓶啤酒,回到家中。他电话叫来肖春山和窦金刚。肖春山是民兵连长、村民代表,是他一个头磕到地上的好兄弟。窦金刚是他的妻弟,是东兴的流氓无产者。

窦金刚正在打麻将,十分不情愿的下了桌,来到姐夫家,肖春山已经先到了一步。郭树有给窦金刚倒了杯酒,有酒有肉,窦金刚高兴起来,嚷道:“还是姐夫偏向我!我还琢磨叫我来干啥呢?原来是喝酒吃肉哇!”说着“蝈”干了一杯,又抓起一块鸡腿嚼了起来。

酒过三杯,郭树有放下杯叹了口气。肖春山笑道:“我就知道叫我来一定有事!有什么话,说吧。”窦金刚停住了咀嚼,一脸疑惑望着郭树有。

郭树有看着二人道:“李凤林准备卖山场!”窦金刚松了口气,使劲咽下嘴里的烤肉,又喝了口酒道:“卖就卖呗,该咱们什么事!”

郭树有翻了窦金刚一眼,斥道:“你以后别不长脑子,遇事要想个为什么,一天到晚就知道喝!”

肖春山道:“大哥,你就说话吧,怎么办我们听你的。”

郭树有道:“好!他这几天准备开村干部会、村民代表会,你要串联几个人,既要让他的提议通过,又不要全票通过——如果赞同的多,你们就反对;如果反对的多,你们就赞同。听明白没有?”

肖春山也听不明白了,疑惑道:“这又是为什么?”

郭树有神秘的一笑,道:“这你就不要多问,按我的话去做,我不会亏待你!另外,明天我要出门躲几天——我在这,赞同不好,不赞同也不好,我现在还不能和他撕破脸皮。”

(二)

上午八点,正是永兴镇政府干部上班的时间。七八辆“松花江”接连驶进政府大院,四五十人从车上跳下涌向办公楼。刘秘书一眼瞥见,暗叫不好——又是哪个村上访的?忙从秘书室迎了出来,在走廊截住道:“哪个村的?什么事?”

走在前面的肖春山忙道:“刘秘书,你不认得我啦?我不是东兴村民兵连长肖春山嘛——你忘啦,去年征兵时,咱们还在一个桌上喝过酒呢!”

刘秘书想起来了,没好气道:“你这是干啥来了?搞民兵演练呢!”

肖春山道:“瞧你说的,净逗我们苦恼人开心。”说着叹了口气,一指众人道:“我们找镇领导来了,反映村书记李凤林擅卖山场、贪污腐化问题!”

刘秘书打量了一眼众人,道:“我带你们找领导。你们选几个代表出来,总不能这些人闹哄哄的都进屋说吧?其余的在走廊安静呆着,别妨碍了正常办公!”

刘秘书带着肖春山、窦金刚、王铁匠走进副书记室。三人坐下后,副书记打开日记本准备做记录,嘴上说道:“反映什么问题?详细说说吧。”

肖春山道:“我叫肖春山,是东兴村的民兵连长。我们今天来的四十多人,是全体村民推出的代表。本来村里的老百姓都要来讨个说法,考虑到对政府影响不好,就来了这些。我们来反映村书记李凤林几个问题:一是擅卖山场,我们老百姓不同意,要求把已卖的山场收回;二是村里财务混乱,李凤林有贪污腐化嫌疑,要求政府查实;三是请党委倾听群众呼声——强烈要求免去李凤林村书记职务。”肖春山说罢身子向后一靠,点了支烟。

副书记边听边记,问道:“你们二位还有什么补充的?”

窦金刚道:“没有了,就这些。要求政府马上给我们答复!”

副书记一哂道:“马上?马上答复不了。我们总得下去核实吧?这得需要时间。并且,也不能听你们一面之词。”

肖春山道:“你们能去听听群众的呼声,那当然好!不过,你们要尽快,我怕群众等不及了。如果发生进县、进省、进京上访,那影响可就大了!”

副书记听的刺耳,顶了一句道:“不管你上哪上访,最终不还得属地解决嘛。”合上日记本,又道:“好了,你们反映的情况我都记下了。这件事,党委一定认真调查,给大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大家既然到镇里来了,就说明大家还是相信镇党委、政府的。我看你们就先回去,等候党委的调查、处理意见。”

肖春山站起道:“希望镇党委能主持公道,为民做主!如果处理的我们不满意,就去北京。别说我们没打招呼!”

(三)

镇政府副书记室,副书记正与李凤林谈话。李凤林情绪激动:“说我擅卖集体山场?简直就是胡说八道!当了这么多年村干部,集体资产怎么流转我还不知道吗?我先开的村支部、村委会干部会议,参会的两委成员百分之九十都表示同意。我又召开的村民代表会议,咱村的村民代表共三十一人,二十七人表示赞同,这也算绝对多数吧!我又让村民理财小组具体操作,公开竟拍,谁给的钱多就卖给谁,最后让龙岗木材公司黄经理买去了。所有这些,都有详细的会议记录,你们可以核对。”

副书记起身给李凤林倒了杯水,笑道:“别激动,这不是找你了解情况嘛,有话慢慢说。”李凤林喝了口水,副书记又道:“这几年拉了二十多万外债,都干什么拉的?”

李凤林道:“干什么拉的?帐上不是清清楚楚写着嘛!不说别的,光头两年垫付统筹、提留、农业税就有七万多!哪年都有硬抗不交的,你们只知道让我们垫付!垫来垫去,‘三提五统’、农业税取消了,欠帐还不让清理!”

副书记笑道:“不是我们不让清理,是上面有精神——陈欠先挂往来帐。”

李凤林气愤道:“当初收统筹、提留、农业税,家庭困难的咱们都实行了减免,可总有一些无故放横硬挺不交的。现在倒好,这些人都成了大爷——欠缴的税费咱不能清理,给他们的农业补贴咱还不敢扣顶!听话交钱不欠税费的心理不平衡,耍熊拉硬欠钱的得便宜卖乖!你让老百姓以后还怎么听你们的?”

副书记听的有些絮烦,道:“说咱自己的事,扯那么远干啥?其他债务是怎么拉的?”

李凤林道:“国家下拨给我们村的转移支付是三万二千元。村书记、村长、村会计、妇女主任的工资就要占去一万八千元;村帐乡管,农经站一年要收管理费五千;报刊、杂志一年最少三、四千——都是你们带着邮局下去硬逼着订的;还要修坝、清渠、修路、救火、办公经费等等。这俩转移支付钱能够吗?就说我们今年春天那场山火,用工就花去五千多!以前救火用义务工,现在义务工取消了,你不给钱谁上山呀!”

副书记道:“有些事你可以纳入‘一事一议’嘛。”

李凤林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一事一议’?说得挺好,可惜行不通!当初统筹、提留、农业税都可以抗着不交,你‘一事一议’有什么约束力?一件事百分之九十的人通过了,那反对的百分之十就可以给你搅黄!就说我们今年修提灌站,受益的是全村,可就有一部分不拿钱,你能拿他怎么办!两个无赖等于百分之五十村民,你信不信?”

副书记听着,不经意的叹了句:“还得讲威信呐!”

李凤林面色一红,冷笑道:“我承认自己没有威信,可你不能说咱镇的二十个村书记都没有威信吧!或许镇党委真该考虑换人啦,我们这帮老家伙的工作方法真跟不上现今形式啦!这个村书记我也真干够了,一年工资五千块,一个扫大道的公益岗位一年是六千,我一年操心费力还敢不上一个扫大道的!”

副书记自知失言,递给李凤林支烟,笑道:“好啦,先就这样吧,你说的情况我们再核实一下。天晚了,让政府车送你。”

窦金刚急急忙忙跑进郭树有家,郭树有斥道:“干什么一天慌里慌张的?一点正形没有!”窦金刚忙道:“姐夫,刚才我见政府车来了——来送李凤林。”

郭树有沉吟有时,道:“镇领导找他谈话了!咱们趁热打铁,再给他添把火——明早你组织人去县里上访!”

窦金刚迟疑道:“姐夫,咱这家里外头紧动员才百八十号人,是不是少了点?能行吗?”

郭树有脸色阴沉,道:“放心,现在哪级政府不怕上访?咱就跟他搅到底!我就是要用这百八十号人的民意绑架那一千多号人!”

上午八点,永兴镇党委书记的电话响了,党委书记接通电话,县信访局长的声音传来:“张书记,你马上到县政府来!今天一大早,你们永兴的老百姓七八十人来上访,现正在县政府大院闹哄呢!政府办说市领导今天要到县里视察,这一帮人闹哄那像什么样子?县主要领导现在已经很生气了!如果他们再拦市领导的车喊冤,那影响可就大啦!你赶紧来!”

共 7672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看完全文,也和李凤林一样的怔了。郭树有搞了那么多的事情出来,无非是是看上了木材蓄积最好的小梨树沟。李凤林做为书记是有一定的党性的,他知道应该给老百姓留个好念想,为了还帐,决定用拍卖的方式卖小荒沟。于是矛盾就出来了,小说的看点也出来了。为了目的,郭树有耍起了计谋,他先是找来几个好兄弟让他们帮着起哄闹事、上访。接捉添油加火,逼得李凤林干不成书记,还要被逼债。最后终于达到了满足一己之私的目的。其实这样的事情在我们生活中也会经常发生,作者不对其进行褒贬只用白描的手法对其进行叙述,但相信看完文字的人心里都有一杆,知道作者想说些什么。这样的鞭挞是无形的却是有力的。感谢作者赐稿心音,大力推荐。【编辑:遇见】【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71019】

1 楼 文友: 201 -07-09 16:10:11 好文,推荐阅读。 我喜欢用文字记录心情,也喜欢把自己看见或听见的一些故事用文字的形式说给大家听,如果能让你安安静静地读一读,便是我最大的满足了.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7-09 2 :54:4 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过去未来共斟酌。

2 楼 文友: 201 -07-09 17:4 :59 乡村生活的真情实感,从作者笔下娓娓道来,没有华丽辞藻,却在平平淡淡中起波澜,看似信马由缰漫不经心,实则作者文学功底深厚,语言表达上乘,农民的朴实率真,村干部的廉洁自律,作者一双犀利的眼,洞悉社会,以一支灵动的笔,针砭时弊,佳作欣赏,欢迎支持文润社团,强力推荐!问好作者,遥握请茶! 自幼酷爱文学,笑看世间百态,广交天下朋友,共谱华丽辞章!

回复2 楼 文友: 201 -07-09 2 :56: 7 写的平平淡淡,多谢赏识。恳请多提意见。

 楼 文友: 201 -07-09 17:47:24 欣赏反应乡村风气的小说,写的真好,真实生动,问好作者,期待你更多佳作!

回复  楼 文友: 201 -07-09 2 :58: 7 虽然知道这是过誉之词,还是很高兴。恳请多提意见。关节肿大能吃藤黄健骨丸吗舒筋活络正骨水口感符合儿童需求的止咳药选哪个

手术后便秘怎么回事
兰州看白驳风医院
亳州治疗龟头炎费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