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手游资讯

一br这年的惊蛰阳光明媚

来源:济南游戏网   浏览量:0   发布日期:2020-03-28

这年的惊蛰阳光明媚,山路上正行驶着一辆军用吉普汽车,许是驾驶员并不熟悉这样曲折的山路,所以车子跑的不快。

伴着颠簸,传来些许笑声,是后座的女兵正嘲笑驾驶位上男兵何晓东的驾驶技术,何晓东有些愤愤,保持沉默。

女兵又欲发笑,却听后座男人敦厚的声音,好好开车!

“是,首长!”女兵回道,翘了翘嘴。

何晓东见女兵吃瘪,偷偷笑了笑。许是已经习惯了这样曲折的公路,他暗自加快了速度。论起开车,他可是连队数一数二的高手,不然也不会被安排到这个护送的任务。

男人见副驾驶位上女人低头沉默,便把手轻抚在女人肩上,问道:“没事吧?”

“没事。”

何晓东看了看这个女人,约莫三十左右,皱着眉不知在想些什么,听闻这个女人叫李婧,是“鬼城”唯一的幸存者,那个十年前的浩劫,据说是一种罕见的传染病,死了一座城,独留下这一个人。他也是接受这个任务之后才知道这个关于“鬼城”的故事。他不知道她是怎样度过的这十年,若让自己承受一座城的覆灭,想必已经疯了吧。

浩劫后李婧嫁给了当时救灾的一个默默无闻的士官,也就是后座的男人,育有一个女儿。男人姓杜,名云虏。许是抱得美人归,杜云虏这十年间屡建奇功,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士官一路高升,如今已是西部战区最年轻的司令员。

杜云虏三天前收到“鬼城”研究所的紧急求助,说需要作为唯一幸存者的李婧参与到试验中,称“恶魔”病毒的研究有了新突破,有望彻底解决这个可怕的病毒。

他并不想让妻子再接触有关“恶魔”的任何事情,奈何妻子固执,屡劝不听,便向部队申请亲自护送妻子前往研究所,并带上了在西部战区猎豹特站队服役的侄女张菁。也算是提拔吧,毕竟“恶魔”病毒肆虐已有十年,虽说已控制在有限范围内,若有疏忽,恐怕会泛滥成灾,那可怕的病毒,杜云虏想想都觉得心惊。

若这次能够彻底解决这个可怕的病毒,也算是奇功一件,侄女也能沾沾光,升迁的事情也算有了着落,姐姐让照顾这个顽劣的侄女的吩咐也能完成。

20分钟后他们到了兴镇,忽见前方检查站一士兵举手示意,何晓东停下车,下车行了军礼,出示通行证,那士兵回礼,接过通行证看了看,便打开路障。

行驶在兴镇的街道上,却有几分热闹。虽然大部分居民已在十年前搬出了这个最靠近病源区的城镇,许有几分乡愁,还是有部分居民选择留在这个可怕的地方。同时为了控制病毒扩散,军队进驻,建起堡垒,如今的兴镇已是一个特别的军事管制区。

管制区区长亲自前来迎接,邀请几人前往军供酒店就餐下榻,一路热情的向杜云虏介绍这堡垒的的牢固和封锁的紧密,又夸赞他的士兵和兴镇居民关系的融洽,始终不忘挂在脸上的笑容。杜云虏微笑着回应,酒足饭饱后拒绝了下榻的邀请便驱车上路。

吉普车一路畅通,向“鬼城”郊的鬼城实验室前行,前行的山路两旁长满杂草,途径有不少荒废的房屋,山林里不时传来鸟兽声,弥漫着一丝诡异的味道。何晓东已能在这曲折的山路上疾驰,李婧看着窗外模糊的景物,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嘴角微微扬起,道:“小何这技术到有几分当年香坪山老司机的味道。”

何晓东愣了愣,笑道:“不是秋名山吗?”

“秋名山也对!”李婧笑了笑,一扫眉间的阴霾,忽见前方路中有一奇怪影子,惊道:“小心!”

何晓东急忙踩下刹车,伴着刺耳的刹车声,车子还是碾过了那个奇怪的影子。几人慌忙下车,只见那影子横躺在路上,却是一个男人,那人面色恐怖,双目赤红,衣衫褴褛,双脚处被吉普车碾压而过,已是血肉模糊。

杜云虏看得心惊,那男人的模样可不就是十年前感染病毒的人的模样吗!杜云虏下意识地摸出手枪,示意两人戒备。何晓东和张菁看得呆了,在这太平的年代,他们虽然是部队的精英,却哪里见过这般场景,只觉一股酸臭味由肺腑中传来,凭着多年的训练,终于强制压住了呕吐的欲望。

“他似乎是从山崖上摔下来的。”杜云虏仰头道。

李婧捂住嘴巴,惊道:“我见过他!”

“他是谁?”

“我以前见过他,不知道名字!”

“十年前?”

“嗯!”李婧深吸了口气,浑然不觉泪水已从眼眶里溢出。那可怕的一天突然涌进了她的脑海,不知不觉已泣不成声。

杜云虏俯身安慰,却听耳边传来“吱吱”叫声,他急忙把枪口转了过去,却见一只猴子正对着他们做戒备状,他正欲放下戒备,却见那猴子双目赤红,猴脸上满是暴躁。

“快上车,走!”杜云虏呼道,护送着惊起的李婧退回车上。何晓东见首长满脸焦急,急忙发动汽车。

“回去!回兴镇。”杜云虏一脸严肃,“怎么回事,病毒不是只会在人类之间传播吗?”

“不!去实验室!”

“我们……”杜云虏见妻子脸上坚毅的神情,一时有些愁然,叹了口气,道:“去实验室。”

猴子见车子驶离,便回身向兴镇方向跑去,只听那路旁的山林中不时传来兽鸣。又见那躺在地上的男人身子抽搐几下,竟从地上弹起,用双手撑着地面向猴子方向爬去。

他在黑暗里漫步,看到眼前有了一丝光亮,光亮渐渐侵蚀了黑暗,他的眼微微睁开。他看到自己浸泡在淡黄色的液体中,是一个柱型的玻璃柜,这是一个实验室,一个女孩闭着眼睛在操作台旁轻哼,女孩的马尾伴着她身体的摇摆左右晃动。

他听不见女孩在哼着什么,却又想要听到,忽然一股暴虐的情绪升起,他看到眼前的玻璃墙有些碍眼,想要击碎它,却发现他全身插满各种各样的插管,感觉麻木,使不上力气,然而暴虐的情绪让他有些疯狂,他使劲挣扎着,气泡从他身上冒出,一旁的心率仪发出警报。

忽然一个中年男子闯进门来,看见他赤红的双眼。男子大叫一声:“操!”急忙推开哼着小曲的女孩,快速按了几个按钮,又把荧光屏上的剂量调到最大,一双眼死盯着那个安眠液中的“恶魔”,见那“恶魔”残暴的表情慢慢恢复平静,又缓缓闭上眼睛,他呼出口气,冷汗从额头滴下,瘫坐下去。

“苏攸博士……”女孩被苏攸一巴掌打翻在地,嘴角溢出血来。

“你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吗!”苏攸咆哮道,“把你安排在这里看守这个恶魔,你竟然……你知道五年前这个恶魔苏醒死了多少人才再次让他陷入沉睡吗……”

女孩看着苏攸狰狞的面孔,只感觉苏攸比适才苏醒的“恶魔”更恐怖,这让她很害怕。她来到这里半年,压抑的气氛让她无数次想要逃出这个地方,奈何爷爷的压力,她只能在独自一人的时候做些白日梦,好让自己不至于发疯。

女孩复姓东方,单名一个芮字,毕业于东南大学生物科技学专业,爷爷告诉她这个研究很快就能完成,托老友把她安排到这里做了苏攸的助理,待研究完成之后便能蹭一下功劳,能抵得工作十年。

然而她来到这里之后,发现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沉溺在研究里,沉默寡言到令人发指的地步,甚至经常在实验室里暴走。就连负责守卫的士兵也总是深沉的脸,如机器一般重复着站岗、换岗、巡逻。这一切都让她感觉自己到了一个监狱,尽管这里本就是一个监狱,关押着苏攸口中可怕的“恶魔”,也就是那个沉睡在安眠液中的男子。

东方芮捂着肿起来的半边脸颊,脑子里嗡嗡作响,她痴痴地看着还在咆哮中的苏攸,他嘴里吐出了什么恶毒的咒骂,都被她空白的大脑过滤,眼泪从她的眼眶里溢出,她的喉咙发堵,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苏博士,杨博士找您!”一个大小伙走进案发现场,对苏攸说道。

“嗯!马上去。”苏攸似乎感觉自己言语中的某些词汇用得过了,叹了口气,借着大小伙的通知间隙想对东方芮说些安慰的话,却又想起这小丫头差点把恶魔给放了出来,心里头的火又有复燃的趋势,便恶狠狠说:“干不了就滚蛋!”说完他就走出了这个房间。

大小伙看了看呆立的东方芮,给了一个安慰的表情便拉上了门,留下东方芮在这里泪流。她看着那个玻璃缸里的恶魔,若他真有毁灭世界的本领,她脑子里有一股想把他放出来的冲动,可是她不敢,她还在这个实验室里工作,还得继续完成那些“先行者”们排列的生活。她脑子里有太多伟大的梦想,但任何一个梦想都不关于在这里虚度光阴。

苏攸踏进杨穆的实验室,发现大家都已经聚在了这里,加上苏攸一共八人,杨穆脸上有些沉重,实验室里议论纷纷。苏攸似乎是最后一个踏进的主要人员,杨穆让苏攸关上大门,然后说:“这次让大家来,是我的研究有了新发现。”

“什么发现?”有人问道。

“大家别急,听我说,一直以来我们都把‘恶魔’当做一种传染病来研究,也就是病毒研究,然而我们尽管在患者身上发现了千万种奇奇怪怪的病毒,都没有任何一种病毒或是细菌能够导致恶魔的病状。我们又从患者的身体、血液、DNA、大脑、生活、情感乃至任何一个微小方面进行研究,都一无所获,却有了很多对人类有益的新发现。”

“快说你发现了什么?尽说些没用的。”有人大声道,似乎是有些不耐烦了。

“我发现患者的DNA里有一个基因似乎控制着这个病变。”

“不可能!DNA所有片段我们都研究过,不可能有这个基因。”

“这就是我要说的,我们都已形成共识,‘恶魔’病毒通过血液传播,且只会在人类之间传播,我们致力于研究其原因,得出模糊的因素,似乎是人类存在着其他动物所没有的条件,那就是智慧、情感、生活、社会,然而如果动物也有了这些因素呢?”杨穆说着拉开了身前的白布,是一个玻璃箱,一只白鼠在玻璃箱里警惕着看着这些禁锢了它自由的人类,白鼠双目赤红,毛发倒立,鼠脸上满是狰狞。

“你制造了一个恶魔老鼠?这不可能!”

杨穆得意一笑,道:“这在理论上确实不可能,我们也尝试过无数次。大家还记得七年前的实验吗?我们对一百只老鼠进行了患者血液注射,然而结果让我们大失所望,一百只老鼠里没有一只发生病变,所以这个项目被搁置,老鼠们存在了生物仓库中,在黑暗里度过它们的鼠生。但就在一个月前,我无意间打开了这个仓库,竟然发现这一百只老鼠中还有一只幸存者,就是大家眼前的这只,我把它带出仓库的时候它还没有恶魔化!”

“怎么可能!先不说老鼠的寿命只有两年,仓库里没有水也没有食物,这只老鼠没有恶魔化怎么可能活过七年。”

“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就连我也不信,在我进入到仓库的时候,这只老鼠警惕的戒备着我,在属于他的玻璃柜中,他身旁的玻璃柜里全是只剩骨架的其他老鼠。我被欣喜的情绪填满,立马把它带出了仓库,对它做了全面的检查,发现它除了有些虚弱外与正常老鼠完全没有区别!奥!上帝,我们都是无神论者,可为何这只老鼠好像获得了上帝的眷顾,竟然七年不吃不喝都没死!”

众人都呆立原地,似乎陷入沉思。

“会不会是这只老鼠陷入了冬眠!”

“哈哈,你的想法和我一样,毕竟恶魔就是以类似冬眠的方式度过了这十年。军方销毁了所有恶魔病毒患者,独留这只病原体,并不是为了给我们研究,而是这只是真正意义上的恶魔,他是杀不死的!这也是为何我们沉溺在这里十年如一日研究的原因,我们不得不感叹造物的惊奇,我们从恶魔身上甚至解决了人类的衰老问题,越来越多的人获得了恶魔的体质,可我们并不认为这种抗衰老试剂可以被推广,我们始终认为这是不安全的,可……”

“哼!唯利是图的贱人是不可能明白的!”

“所以我们必须解决这个隐患,哪怕一辈子呆在这里看押着这个恶魔也无妨。”苏攸一脸正色,坚毅的目光扫过在场众人。

杨穆道:“不错,这是我们的责任,而现在我们似乎有了解开这个谜题的钥匙。大家请看这只白鼠,我刚才说我带它出仓库的时候它并没有恶魔化,在喂食后它竟恢复了活力,它那时憨态的表情真让人回味。”

“那它是怎么恶魔化的?”苏攸问,他的脸上满是好奇,众人纷纷议论起来。

“我又给他注射了一次恶魔血液!”

“据我所知对动物注射几次恶魔血液它们都不会恶魔化。”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博士道。

“不错,注射后这只老鼠并没有什么病变,我百思不得其解,那时我越想越烦躁,经常发脾气,摔东西。这一切都在这只老鼠的眼前发生,就是这样,在我发了几次脾气之后,我竟然发现这只老鼠的眼睛竟然变得有些发红,那是愤怒夹杂着些许恐惧的表情,这样的表情竟然在一只老鼠脸上出现,像极了人类。”

众人停下议论,都盯着这只老鼠,好像要把这只老鼠从头到脚都解剖个干净,好知道这只老鼠为什么会这样。老鼠好像感觉到了众人的目光,在钢化玻璃柜后恶狠狠地盯着众人。

“于是我觉得这只老鼠似乎对情绪很敏感,我便对这只老鼠分别注射了多巴胺、内啡肽、梅拉多宁和肾上腺素。”

“结果呢?”

“这只老鼠发疯了,在玻璃柜里乱咬乱撞,甚至把自己的腿给吃了,然后它似乎陷入了情绪低谷,一动不动,似乎是死了,这样的情况持续了一个星期。我以为我的实验失败了,正感叹不该鲁莽,然而奇迹发生了,这只老鼠竟然自己又长出了四肢!”

共 16621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这是一篇未来式的人类与恶魔作殊死搏斗的故事。在人间忽然出现了一个“鬼城”,所谓鬼,其实是一种“恶魔”,枪打不死、炮轰不烂,即便死了还会重生。兴镇一下冒出大量恶魔,人只要接触到它们的血液,就会转化成恶魔。科学界反复研究得不出结论,也无法消灭它们,便只得动用军队。在危急关头,原“鬼城”的唯一幸存者李婧,在实验室的一个“恶魔”帮助下,终于将所有恶魔消灭干净。为安全着想,军队最后还是将兴镇炸毀了。小说荒诞离奇,作者想象力丰富,情节惊险剌激,场面犹如美国大片,人物刻画鲜活生动,故事精彩,引人入胜。推荐赏阅。【编辑:醉童】

1 楼 文友: 2017-08-19 18:26:42 作者你好,小说惊险离奇,引人入胜。欢迎继续赐稿短篇栏目。昆明治疗癫痫病费用汉森四磨汤不适用人群血管堵塞心梗吃通心络可以吗

灯盏细辛如何煮水喝
郑州性病医院的电话
广州市妇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